按“F11”可以進入/退出全屏

您的位置: --> [首頁] --> [孝高新聞] --> [校園新聞]

從蘇東坡畫竹悟寫作
    [作者:孝感高中 陳繼民  2021-09-06 08:29:49]    [點擊次數:431]

 

蘇東坡是位興趣廣泛而有多方建樹的才子。他寫詩作文,汪洋恣肆,明白暢達,能使了然于心者了然于手,“有必達之隱,無難顯之情”,人稱“蘇海”。他文列“唐宋八大家”豪放一派,其詩文大名鼎鼎,想象豐富,語言奔放,藝術上成就卓越,文學史上具深遠影響。他工楷書,用筆豐腴跌宕,有天真爛漫之趣,是著名的書法家,跟蔡襄、黃山谷、米芾并稱為“宋四家”。

蘇也能繪畫,喜作枯木怪石,竹子還畫得不錯,不過他繪畫的名聲似乎比不上他填詞、寫字和作文,常人稱其為畫家者并不多見。例如畫竹,他跟當時的畫竹名家文與可來往密切,并且從文與可那里得到不少畫竹的教益,可惜,他畫竹總還不是那么順心。這件事,連蘇東坡自己也感到有點兒遺憾,他這樣總結自己畫竹的經驗: “……故畫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執筆熟視,乃見其所欲畫者,急起從之,振筆直遂,以追其所見,如兔起鶻落,少縱則逝矣。與可交予如此,予不能然也,而心識其所以然。夫既心識其所以然,而不能然者,內外不一,手心不相應,不學之過也。故凡有見于中而操之不熟者,平居自視了然,而臨事忽焉喪之,豈獨竹乎?”

看來,蘇東坡曾經十分認真也非常虛心地向文與可學習過畫竹,文與可也毫無保留地向他傳授過自已的畫竹經驗。其間,文與可把蘇東坡當作自己竹畫的唯一知音。據蘇自己說,有一次文與可給人畫了一幅畫,囑曰不要別人在畫上題詩作字,若題寫則一定要請蘇。其時蘇東坡偏偏遭貶在外,過了八年,等他回來,文與可已去世。蘇東坡含淚在文與可的遺作上題詩;“舉世知珍之,賞會獨與最,知音古難全……”蘇東坡既是文與可的知音,又得到文與可的指點,憑他的聰明才智,照理可以把竹畫好。為什么偏偏畫得不那么順心呢?

原來,蘇東坡對文與可“成竹在胸”的經驗,心里明白,理論上也懂,只是一提筆就不能照著辦。他認為,這是“內外不一,手心不相應,不學之過也”。很明顯,這里的“學”,不是學理論,而是講多練。因為練得不夠,人家的經驗、理論,聽來“自視了然”,一拿起畫筆則“忽焉喪之”,竹子也就畫得不順心了。蘇東坡的這一親身體會,當然不僅是對畫竹而言的,寫詩、作文也是一樣,所以他說“豈獨竹乎?”

蘇東坡畫竹不怎么熟,所以畫起來不能得心應手,他作字則不同,因熟所以能巧。他說:“世人寫字能大不能小,能小不能大,我則不然,胸中有個天來大字,世間縱有極大字,焉能過此?從吾胸中無大字流出,則或大或小,唯吾所用。若能了此,便會作字。”學字刻苦鉆研,認真揣摩,取法于顏真卿等大書家,又在多練中融會貫通,因而能“胸有成字”。這樣,他就揮筆自如,有了作字的自由,有了創造性。這正印證了王羲之指著水缸對兒子王夫之說的“寫完十缸水便會寫字”的話。

蘇東坡畫竹作字正反兩方面的體會說明:學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主要指練,只有多練才能得心應手。就說寫作吧,不僅要學習理論和閱讀一些作品,更要多動手寫。要懂寫作技巧更要在寫作中運用這些技巧,像蘇東坡寫詩作文那樣,了然于心也能了然于手。福樓拜曾對自已的學生莫泊桑說,不要急著寫小說,先描寫那坐在自已店門前的雜貨商、吸著煙斗的看門人……

多練,讓吳道子成了“畫圣”,王夫之也成了著名的書法家;也正是多練,莫泊桑掌握了入木三分的描寫本領,成了“法國短篇小說之圣”;同樣,同學們作文只要多練,也許至少能成為一個不錯的寫手。

(原載2021年8月20日《孝感日報》)

[上傳:HuangHuaSong 2021-09-06 08:31:41]  [審核:HuangHuaSong 2021-09-06 10:13:02]
花蝴蝶app下载大全_花蝴蝶app软件_花蝴蝶app视频下载安装